笔趣阁 > 金粉 > 第457章 不要脸皮

第457章 不要脸皮

    有靖王早安排下的防卫,加上皇帝带来的侍卫,这光天化日的,想占便宜着实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皇帝与袁邺都是好手,不过片刻,三个刺客削倒两个,剩下这个却十分顽固,与皇帝缠斗良久,最终还是由同伴拼死掩护,伺机跑了。

    侍卫们追捕而去的时候李存睿立马上前:“皇上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这时候衙门口也传来声音,只见靖王打头,晏衡在后:“臣救驾来迟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皇帝抛了剑,“本就没打算惊动你们。”又问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晏衡忙道:“父亲因防着这一招,早安排了人埋伏,故而方才我等得知道了消息,特来护驾。”

    他自然是没想到皇帝会去衙门,且敌人还是选在这日下手了,而且还是挑的防卫相对松散的白天。

    当时听完管卿回话,他没惊动旁人,他浅浅跟初霁交代了两句就提剑出了门。初霁自然会禀报靖王,自然靖王立刻就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只见厮杀之后的衙门一片狼籍,地上还有不少血迹。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”靖王问。

    袁邺把来龙去脉说了,而后指着地上尸体:“杀了两个,还有一个负伤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?”

    晏衡和靖王都怔了怔,能在这情况下跑掉的人着实不多。

    皇帝若有所思:“的确是跑了。跑的这人身手也的确不错。但是在同伴掩护之下逃走的,由此可见,那是个头儿。”

    靖王有点失语。随后躬身:“连累皇上受惊了。”又道:“其实早就防备着会出事,没想到还是被他们闯进来了,皇上没伤到哪儿就好。否则臣真是罪不可恕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凶犯情绪有点激动,尚死不了。趁热打铁,即刻唤人回来审他们吧!既然知道是毒馒头,还不肯吃,足见是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皇帝接过侍卫拧来的帕子擦了把脸。又道:“除了今儿露面的这三个,衙门里一定还藏着有奸细,不然他们来不了。回头你务必查清楚这事,而且是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上回杀林氏的人也没有找到,今日出现的三个功夫也都不错,逃走的那个一定要找到,朕怀疑城中已来了要紧的人物,否则他们不会有这么快速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为免出现韩拓被冒充那样的事,这次不要轻举妄动了,切记低调行事。”

    靖王领旨。

    皇帝看看四下,又道:“你先回去。晏衡既然来了,留下护驾,送朕回宫。”

    晏衡见单单只留下他,猜想是有话跟他说。

    奉旨伴驾到了宫门下,果然皇帝就招手让他近前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天罡营这些日子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臣一心当差,只觉得能为皇上,为大宁效力,荣幸不已!”

    皇帝在龙辇里睨着他,道:“前儿林复这事你办的不错,朕果然是没有看错你。还想不想再立点功?”

    晏衡抬头:“皇上有事吩咐?”

    皇帝凝眉:“自打捉了姜颐,大理寺频频有人造访,这越发让人觉得距离敌人近了。

    “近来京城颇不太平,这些人潜在京师,再放任下去恐怕还会生乱。朕记得你成天和蓝姐儿在城里四处走,近来可发现什么异状?”

    晏衡听到这儿,忙道:“臣很久很久没和李南风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皇上您忘了,郡主把李南风给禁足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才想起这么一茬儿,说道:“还没放出来呢?那你不行啊,回头朕让太子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!”晏衡忙拦住,“李南风就是不出来,您有什么吩咐,臣一个人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小伙子,还是众多有女之家眼里的香饽饽,独自四处乱蹿,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您这说的也是,两个人行事总归是方便些。可既然皇上您又觉得臣不行,又要臣和李南风一起办事,那么何不直接下道旨,让郡主开恩呢?

    “让太子殿下去多不好,您也知道郡主这个人脾气很硬,万一她不答应,回头殿下面子往哪儿搁啊,皇后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。”

    皇帝瞅着他,半伏在龙辇窗户上跟他招了手:“你帮朕一个忙,朕就不派太子去。”

    晏衡把耳朵凑近。

    皇帝揣手:“朕今日在衙门里杀敌的时候如何英勇如何无畏,是好多人都看到的,但皇后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朕猜想事隔十八年再见,兴许朕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翩翩少年,或许让她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事儿给朕宣扬出去。要是皇后听到了,听得还很舒坦,那朕就给郡主下旨,让她把蓝姐儿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晏衡以往只当皇帝是个甚爱脸面的人,不想他竟然也会说出如此一番不要脸的话,当下佩服得五体投体,且由衷浮出了敬佩的神情:“果然还是皇上想得周到!”

    皇帝扬开扇子,指指他:“先去办吧,蓝姐儿出来了朕再给你们交代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晏衡目送他进了宫门,唇角扬一扬,也转身上了街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南风今日既是跟着高贻来的,前往靖王妃与沈侧妃处见过礼后,自然也跟着他转了,弄得好些人都眼含暧昧地望着他俩,以为李家有意亲上加亲。

    李南风为了不影响高贻行情,就跟袁缜坐一处了。

    一看袁缜她又忍不住道:“你怎么这么黑了?”

    袁缜郁闷:“天天大太阳底下操练,能不黑嘛?”

    “那晏衡怎么没黑?”

    袁缜深深看了她一眼,低头嗑瓜子。

    李南风也跟着磕了几颗瓜子,晏衡就回来了,二话不说把她招到了旁侧说话。

    李南风只知道他着急出门,并不知是大理寺出事,等他把来龙去脉说毕,立时严肃起来:“越是这样,牢里的人岂非就越重要了?从他们嘴里一定能得到不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已经想到了这层,这些轮不到我们出手。他交代了咱们另外的事。”晏衡说罢,便又把皇帝后面那番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南风听完来了精神:“也就是说,替皇上办成了这事,他就能让我母亲放我自由?”
    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!
男公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