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昭升仙 > 第625章 君歆到访

第625章 君歆到访

    下一刻,天尘灵君突然闪身到她身前,吓得千里扑通了下翅膀,当下就要展翅攻击。

    程昭昭安抚了千里,神情戒备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天尘灵君,注意到他的眼里里出现了一道灰芒。

    不过那道灰芒一闪而逝,天尘灵君道:“本君惜才,却不会对不识好歹的人一再垂青。”

    不识好歹的人说的是她吧,程昭昭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察觉到程昭昭的不屑,天尘灵君冷了脸:“本君今日来此,就是要告诉你。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金丹,什么事是你该做的,什么事是不该做的,你要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合一愚钝,还望灵君能明言。”程昭昭装作听不懂他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尘瞥了一眼目光锐利的千里,道:“你这只海东,生性桀骜,擅闯门派禁地之罪,本君看在你是九剑神君的徒弟份上,既往不咎。可你若是不能加以约束,就别怪本君替你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千里鸣叫了一声,怒意涛涛。

    程昭昭微怔,天尘灵君只是警告她?

    “灵君,千里的确是触犯了门规,受到处罚也是应该。只是若是有人身在高位,却同样触犯门规,行祸害门派之事,身为苍剑派弟子,又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天尘令君深深的看了程昭昭一眼:“你觉得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程昭昭道:“合一就是不知道如何行事,还望灵君指点。”

    天尘灵君笑了,笑得很冷:“若是身居高位,还知法犯法,按照门规定当严惩不贷。不过,身在其位,谋其职。若只是一腔热血,却不知高低深浅,那恐怕只是鲁莽行事,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沉默,天尘灵君这是在告诫她知深浅,不要鲁莽行事。

    “本君见你与寻儿一般年纪,资质也属上乘,这才多照拂几分。望你莫让本君失望,毁了这大好前程。”

    “得灵君照拂,合一惶恐。灵君日理万机,还是莫要浪费时间在合一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呵,不识抬举!”天尘灵君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程昭昭松了一口气,只觉得天尘灵君此人行事诡异,心思尤为深沉,今日除了来告诫她之外,还想来拉拢她不成?

    驻足云端良久,直到身后有人柔声叫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程昭昭一转身,看到的就是一袭白衣,目光柔和的君歆。

    “君歆前辈!”程昭昭倾身而至,有些后知后觉的欣喜。

    君歆在她面前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程昭昭微愣,而后将自己的手放在其上,她的手很温暖,让她确信面前是真实的君歆,而非曾经识海中的残魂。

    君歆牵过她的手,道:“昭昭可愿让本君去你的住处小坐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回到合一殿,就见到一直等在那里的邶锋。

    “昭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程昭昭摇头。

    邶锋这才看到她身后相携来此的白衣女修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程昭昭介绍道:“这位是神剑阁君歆剑君。前辈,这位是我师兄,邶锋。”

    邶锋当下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君歆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邶锋,我和君歆剑君有些事要谈,就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邶锋让开道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相携入内,邶锋有些纳闷,这位‘死而复生’的君歆剑君,什么时候和昭儿如此投缘了?他不免想到之前天尘灵君所说的那句‘听闻你与君歆那丫头颇有因缘’的话。

    君歆入了合一殿,慢慢的打量殿中摆设,应该说她的殿中应有尽有,布局很是随意。

    君歆来到一面铜钱串成的帘子旁,道:“想不到昭昭你还喜欢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喜欢。”那是姬老头送她的折钱铜币,她将其挂起,听到铜钱随风相互触碰的声音,仿佛回到了大平村那段年少时光。

    她的合一殿原本布置的很简单,邶锋都说比他的还不讲究,后来是大师姐、三师兄他们看不下去,随手给她布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看起来,倒是有些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可不是讲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君歆坐到一旁的软塌上,察觉到她神色有些焦虑,道:“方才我师尊找你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前辈看到了?”程昭昭道。

    君歆点头:“师尊今晨去了指天峰,本君便知晓了。只是方才没有靠的太近,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也没有急着说方才的事,而是问道:“前辈,你的神魂如今恢复的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尚有残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何时前往净尘寺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今日来找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眼眸微转:“前辈打算什么时候去?若是去的话,得尽早,再过一年,我得去参加天楚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择日动身。”君歆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程昭昭应下,又问道:“前辈回到门派,可有打听到君掌门的下落?”

    君歆眼里划过黯然:“没有消息,只听闻我父在失踪之前,最后是和师尊见了一面,两人因本君之故不欢而散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放在一侧的手紧了紧:“那前辈可有去问过天尘灵君?”

    君歆摇头:“师尊若是知晓,定然会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程昭昭喃喃。

    君歆却听到了,猛地抬头:“昭昭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程昭昭想了想,道:“如果君掌门的失踪和天尘灵君有关,前辈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君歆摇头:“师尊自幼收我为徒,虽因限制我与父亲见面,使得两人关系不睦,可他对掌门和门派依旧是尊敬有加的。师尊常说,若非是门派庇护,他不可能会有今日。所以无论今后走的多远,护佑门派都是我等苍剑派弟子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程昭昭蹙眉,莫不是她和君歆认识的天尘灵君不是同一个?还是他有两幅面孔?

    就天尘灵君在云间剑海里的那番言论,她觉得天尘灵君就是一个看不起任何一个修为不及他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那种高高在上,颐指气使的模样,实在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,我想告诉前辈。不过前辈听了以后不可轻易妄动。”程昭昭道。

    君歆见程昭昭如此严肃,当下点头:“好。答应你便是。”
    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!
男公关视频